您现在的位置:药融学院 > 线上专享会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药融学院 > 线上专享会 > 正文

上海鹰谷信息科技总经理邓光辉: 6年跨界创业的心路历程


发布时间:2019-03-11 药融圈


药融圈第153场专享会嘉宾:邓光辉上海鹰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总经理


 

今天的演讲的主题是:

以电子实验记录本为中心的数字化实验室架构,及6年跨界创业的心路历程

 

主要分以下三部分:

1. 创业的动机

2. 数字化实验室的架构探索

3. 这些年创业踩的坑和教训


一:创业的动机

 

鹰谷创立的初心:希望不要一半人重复另外一半人的失败。这来源于我科研生活的一个亲身经历。

 

我们的愿景是:让每一位科研工作者都能用上电子实验记录本这样数据就能有机会合理分享,避免一半人重复一半人的失败。

 

这来源于我科研生活的一个亲身经历。

 

我的专业是药物化学。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药学院,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专业是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学,师从蒋华良院士。

 

我在中科院药物所的时候,那时是2003年的时候,查化学期刊得借助于CA的纸质版,那时Scifinder才刚刚开始结构式搜索,中国还没人有机会用,那时Beilstein,就是现在的Reaxys也还没开始有中国的业务。

 

那时有个二肽的合成,我花了2个月时间还没做出来,后来偶然和一位师兄交流时说,你这个二肽反应含有色氨酸,不可以用教科书里经典的酰氯方法做,色氨酸在酸性条件一下就氧化坏掉了,应该用EDC缩合剂做。用这个方法,一天就成功了!

 

之后,和很多教授、研究人员交流时,得到的信息是,中国很多人在做重复的科研工作,做同样的靶点,做同样的化合物,经历同样的失败,但互相之间不知道,不仅跨机构跨公司不知道,机构或公司内部也是经常互相不知道,尤其是时间长了,自己做的实验也都不清楚了,尤其是人员变动时,很多经验也就丢失了,尤其是关键人流失时,经常会损失惨重:比如某中国上市制药公司一位做了10多年的研发高管离职,该公司发现,原来的生产工艺都重复不出来了!

 

后来我做了些调研,国外有论文说:TimothyVine等做了一项调查,发现由于不当的记录媒介和存储方式,研究数据的年流失率是17%。科研是站在巨人和前人的肩膀上摘星星的行业,历史数据的流失使得大量的研发投入成了巨大的沉没成本。

 

 

Vineset al. The Availability of Research Data Declines Rapidly withArticle Age. Current Biology 24, 94-97. 2014.

 

J&J(美国强生制药)2005年开始推行用电子实验记录取代纸质记录,节省了科研人员10%的时间。

 

MichaelH. Elliott. What are the Benefits of ELN, Scientific Computing, 2010

 

 

所以我们的愿景是:让每一位科研工作者都能用上电子实验记录本
 

二:数字化实验室的架构探索
 

我在上海药物所2008毕业后,直接加入了葛兰素史克GSK中国研发中心,从事药物化学科学家的工作,一直工作到2013年,期间重点参与的2个项目分别做到了临床I期和临床II期。GSK推进新药的这个速度是很惊人的,这些大药企,一旦认定了方向,明确了目标,做药的速度是我们中国团队所无法比拟的。在GSK可以调动资源,一个项目一年就合成7000个新化学结构,仅早期化学和生物就投入上亿美元一年,有强大的大规模作战能力。

 

在2013年,我就做了一个总结,GSK这些跨国大药企,顶级制药企业的研发力量强的原因在于三点:

  • 人:优秀的科学家和他们组建的平台,这部分对应中国的外包产业,如药明、康龙、睿智

  • 财:财力雄厚,这部分是中国的对标是医药投资,中国的医药投资从2015年才开始火起来

  • 数据:数据积累雄厚,底蕴深,可以一天关闭一个研发中心,而毫发无损,这部分当时中国还没有对标,连采集这些数据的工具都没有。

 

这些跨国大药企,正是采用了很多工具软件,把自己的数据采集起来,获得了主动地位,员工成了螺丝钉,一天裁百人,寸步不留行

 

以生产工具为标志的生产力的发展是社会存在的根本柱石,也是历史的第一推动力——大哲学家李泽厚,如是总结马克思的唯物史观

 

举个粟子:大家都知道,世界500强排在第一位的公司一直是沃尔玛。

 

他们在计算机还没普及时,就开始信息化建设,在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实现信息化管理系统建设,也实现多地办公数据,通过卫星网络连接。

 

信息化管理不应仅是一个系统,而被提高到战略的高度,不是将其投入到大量低价值的维护与运作事宜中。正如沃尔顿所坚持的:“信息技术始于战略,而不是系统。”将信息化提到战略高度正是沃尔玛迈向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下面我分享一下GSK临床前的数字化实验室,这些IT系统由很多IT供应商提供:

 

 

这些系统,我在GSK都是深度用户,都有一手的亲身经历,这让我在架构我们鹰谷的数字化实验室时,思路非常清楚。

 

后来我们又调研了不少文献,比如:有学者认为,电子实验记录本是实验室的核心,生产批记录是工厂的核心,应该以电子实验记录本为中心架构数字化实验室。

 

 

我们希望把这些系统都能实现国产,实现进口替代,降低成本,让中国人也用起来,加速中国的药物研发和科技研发事业。

 

我们花了5年的时间,把这些系统实现了国产化,完全由我们的IT工程师自主开发,形成了这样的一个体系,为实验室的数字化提供一体化服务:

 

其中,最核心的部分,还是电子实验记录本。

 

由于我们是国内最早做这个领域的,所以我们有信心说,我们是国产最棒的电子实验记录本,也获得了国家重大专项的支持,通过我们电子实验记录本采集的数据,用于药物研发和AI新药设计:

 

 

与我们数据合作的药物所团队,基于AI的新药设计,也获得了国际最高荣誉:

 

 

我们也获得了很多客户,包括很多上市公司的认可:

 

 

其中包括中国实力最强的创新药企业——恒瑞和实力最强的药物研发国家队——上海药物所。

 

我们的客户深圳健元,采用我们的电子实验记录本已经2年多,合规性上做得特别好,已经通过了CFDA的现场核查,我们也为他们完成了CSV验证,这些数据在全球范围内,也都将得到合规性的认可。
 


 

三:这些年创业踩的坑和教训

 

作为一名科学家出来创业,多年一直在单纯的研究环境中,创业注定是一条不容易的路,是一部充满艰辛的血泪史。

 

第一条:创业要有独立思考能力

 

科学家太单纯了,很容易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这是我踩的第一个“坑”。看到微信上的各种分享文章,比如该怎么做CEO,该怎么做HR,都去相信了,都一 一尝试,都一 一失败了!

 

这些文章,一般只有结论,没有行业背景,现实背景,对一家初创企业来说,直接将这些文章里的经验拿来套用,就像削足适履,并不利于企业成长。很多投资人都是看这些文章,对比着来评价我们创业者的,员工也是看这些文章,不考虑现实因素就来要求老板。创业者就这样被他们夹击着。

 

当时我们招聘来的产品经理,个个都完全消化了以用户为中心的说法,关注主要用户,忽略次要用户,非常注重用户的交互,注重所谓的体验,并用来指导我们电子实验记录本的开发。但几年下来,发现这个问题太大了,我们发现用户群很多样化,有员工,有老板,有中层,客户的需求角度各不一样,而这些功能都必须要满足才能买单,只要其中有一人不满意,这个单就基本上成不了。而客户基本上不怎么关注界面是否美观,使用体验如何,他们更关注想要的功能,能不能实现?

 

在这个“坑”的指导下,我们花了4年多时间用户体验做得很好,但还是很多人不下单,痛定思痛,才开始以客户为中心,增加了更多可配置的功能点,能够实现各类用户,如生物、化学、制剂、分析、动物、新能源、快速消费品、酒业、饲料业等客户的需求,我们的下单用户才终于多了起来。

 

上面是第一个“坑”,其实是独立思考能力不足,导致在思维惯性下,出了更多的“坑”:如: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在创业公司是不行的,创业公司的人就得多面手,就得精简人才,降低成本

 

又如:创业公司不要听雷军马云说的,我要招最好的人才,我要花70%的时间物色人才。这些理论不适用于创业公司。创业公司人单力薄,如何吸引到优秀人为你找打工?为什么相信你做你的合伙人?创业公司很大概率招不到最优秀的人才。没有梧桐树,哪来凤凰栖?而创业公司哪来魁梧的梧桐树?

 

所以创业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独立判断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否则,不要创业,干个体户做买卖可以。

 

第二条:创业要有融资和落地能力

 

早期创业公司可以讲故事,中后期就得实实在在干出来,脚踏实地。讲故事,说实话就是投机,中国大多投资人,其实是投机人,所以互相投机一下,确实能成就不少融资成功案例的。但做企业,投机不得,只能踏踏实实做事,一步一个脚印把事情落地做好,没有半点侥幸可以真正成功的。

 

以上就是我们分享内容,创业从2013年6月开始,我们快6岁了,但还在路上,不忘初心,不让一半人重复另一半人的失败,坚持要让每一位科研工作者都用得上电子实验记录本。我们会把电子实验记录本做得更灵活、更通用、更便宜,让人人都用得起的,让数据能够永远流传,以此为工具,以此为巨人的肩膀,让科学界的牛顿更多起来!
 



欢迎关注药融圈官网
www.pharnex.com


Copyright © 2017享融(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7053620号-1

亲,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400-645-8518